二维码
华农网

扫一扫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动态 » 正文

“厕所革命”怎样“好事办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3-10 01:27:25    来源:农民日报    资讯整理:华农网    浏览次数:186    
导读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老乡要小康,厕所算一桩。”农村“厕所革命”关系到亿万农民群众生活品质的改善,是最大、最直接、最现实的民生工程,也是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容忽视的环节。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老乡要小康,厕所算一桩。”农村“厕所革命”关系到亿万农民群众生活品质的改善,是最大、最直接、最现实的民生工程,也是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容忽视的环节。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农村“厕所革命”,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亲自关心、亲自倡导、亲自谋划。近年来,在各部门合力推进下,农村改厕工作取得积极进展,但有的地方重视程度不够、推动方式简单化、农民群众“不愿用、没法用、用不上”等问题依然不同程度存在。如何把“厕所革命”这件好事办好?让我们听听两会上的“好声音”。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推开以农村垃圾污水治理、‘厕所革命’和村容村貌提升为重点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3月5日的“部长通道”上,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如厕难不仅是农民的烦心事,也是很多城里人不愿意到农村去的一个重要原因,必须把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点任务来推进。小厕所是大民生,是人居环境整治的重点。“厕所革命”应当怎么开展,如何把“好事办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就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

    不可照搬照抄,要因地制宜

    “标准不能太高。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条件也不一样。”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林科学院院长李成贵说,“各地应充分结合自身条件,合理设定行动目标,科学确定重点任务。”

    “‘厕所革命’的关键,是解决污水去哪儿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吴金水认为,在很多乡村,厕所革命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技术成本过高,有些地方甚至要把飞机、高铁上的厕所搬到农户家,很不现实;二是一味仿照城市的厕所建设方式,农村的下水管道系统没有城市发达,雨污分离、粪污分离系统不发达,管道收集、规模处理的成本很高。

    “即使在乡镇,建设一个污水处理厂要花费几百万元乃至几千万元,运营成本很大。污水处理厂规模太小,运营起来也没有效益,更不用提乡村了。”吴金水说,“尤其是一些地方,下水管道不配套,厕所里的污水只能往外流,臭气四溢不说,在河网发达的平原地区,臭水流到河网里去,还对水体造成了环境污染。”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娄底市市长杨懿文持相似的观点。杨懿文告诉记者,与北方乡村的集中居住不同,湖北南部、湖南、江西、贵州等南方地区的农村,村民居住较为分散,集中建设污水厂或大型污水处理设施,是不现实的做法。

    “在城市,污水处理费是和水费一起收的,收取相对容易。可在农村,收取污水处理费还相对困难,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乡镇的污水处理厂的运行。因此,我们在工作中,更倾向于探索如何将污水消纳在每家每户。”杨懿文说。

    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洪格尔高勒镇萨如拉图雅嘎查党支部书记廷·巴特尔介绍说,嘎查的农民家里有了厕所,请抽粪车来抽一次就要花几十元钱,对一个普通农民而言,也是笔不小的开支。因此,有农民提议,能否根据村里情况,因地制宜地建造一些环保厕所,在每个队或者组放置两三个。这样既满足了农民如厕需要,也规范了村容村貌。

    “所以说,推进‘厕所革命’,要多方面深刻总结经验教训。既要认真学习试点地方地区的成功经验,也要认识到成功是不可盲目复制的,要充分认识到本地区存在的诸多差异因素,深刻思考反省,才能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完善。”廷·巴特尔深有感触地说。

    政府大力支持,干部真抓实干

    习近平总书记曾对“厕所革命”多次作出批示。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建立地方为主、中央补助的政府投入机制。中央财政对农村厕所革命整村推进等给予补助,对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先进县给予奖励。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专门资金支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允许县级按规定统筹整合相关资金,集中用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与发展乡村休闲旅游等有机结合。”韩长赋在3月5日的“部长通道”中指出,今年要推动全国3万个村庄、约1000万农户实现改厕,中央财政计划安排70亿元资金支持这项工作。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厕所革命”的重视程度、支持力度正不断加大。

    提到“厕所革命”,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盘山县太平镇张家村党支部书记郭凯十分自豪。因为早在2015年、2016年,盘锦市全市范围内的“厕所革命”就已完成。

    “我们张家村,在那时就由政府财政出资,全部改为室内卫生厕所。全村共405户,常住378户,全部安装了坐便、水冲厕所,每家每户都有排水管道汇入主管道,再经由中转站,在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处理。”郭凯回忆起当时改厕的情景,“张家村是试点村,刚开始搞管道入户时,老百姓思想转变不过来,再加上长年的习惯,不愿意配合工作,总觉得我们是形式主义,搞面子工程。政府投入大,也要靠基层干部拼着一鼓劲儿真抓实干。我走访调研发现,村民们的儿孙都在城里,过去嫌上厕所不方便,都不愿意在农村住。现在农村厕所改造好了,他们也愿意回乡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王树理告诉记者,他在调研走访中,发现目前部分区县机构改革尚未完成,推进村庄清洁行动的部门责任压得不够实,一些地方调动群众参与的主动性、积极性还不到位,清扫保洁长效机制未全面覆盖,这些因素,影响着“厕所革命”的顺利推进。

    综合考量,问计于民

    “推进‘厕所革命’,要多俯身问计、问需于民。群众才是‘厕所革命’的主体、主人,要摆正心态,虚心求教。对制度、技术、落实、监督等层面都要详细思量、反复思考。”廷·巴特尔说。

    “资金短缺是农村‘厕所革命’中的主要短板之一,国家和省财政虽然给予一定补助,但各地厕所的建设、管理资金仍然不足。虽然部分地区曾想探索商业化模式,但由于见不到盈利,往往以失败告终。此外,厕所的配套设施和后期管理也有待进一步加强。开展‘厕所革命’以来,各地市侧重于厕所建设,部分厕所在建设上符合要求,但配套设施和后期管护跟不上,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投入浪费。”王树理说,“另外,相关部门需要在技术上做好全程指导,在宣传上也要做到位,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和能动性。这样改厕才能深入人心。”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湘绣研究所新蕾刺绣部主任成新湘在调研走访时发现,有的地方在政府财政支持一部分资金的基础上,以村民入股的形式成立了合作社,大家出谋划策、提建议,共同推进污水处理。处理后的废水,可以用来栽果树,提高了收入,年底还能获得分红。

    “无论是建冲水厕所还是蹲坑,‘厕所革命’都应立足生态、环保,污水处理要以生态处理为主。”吴金水说。杨懿文告诉记者,多年前湖南省长沙县曾推广“四池净化”,每户只需花费3000多元,就能实现达标排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大庙镇小庙子村党支部书记赵会杰告诉记者,小庙子村新建了10个厕所,水旱两用。春、夏、秋三季冲水,冬季则是旱厕。“老百姓感激党,感激政府,连厕所这样的小事都放在心上。”赵会杰说,“我们要响应国家号召,在摸索中前进,在积极探索中做到最好。”

 
(文/华农网)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华农网原创作品,作者: 华农网。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huanongwang.com/news/show-1422.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
 

华农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3-2018 HUANONGWA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关键词:华农网|农业资讯|农网中国|农业信息|农业行情|公益农业|农业批发|农业供求|农业门户网|中国农业网|中国华农网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该企业负责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